翻页   夜间
顶点中文 > 我是董卓之子 > 第三百八十章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aoshuo3.net
    “你弟弟能抱动你吗?你还往他身上扑。”董卓悻悻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心疼啊,就像心疼董白一样,而董奇董平比那些小孩都大,可是在董卓身边长大的。

    “董相,我带他们去西院。”何美妾从董卓手中接过了两个小孩,就只有董杭,早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由董卓带吧,反正在权势登峰造极之后,他也喜欢逗孙子孙女玩。

    而这哭喊声终于远去,连女婢们也跟着去了,现在在郿坞什么最大,当然就是小公子和小小姐们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随着这些小孩的降生,郿坞那压抑的气氛也消失不见,哪怕有小孩的哭闹声,那也是高兴的氛围。

    没看到董卓最近都不发火了吗?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相国。”大堂的女姬行礼。

    “传命,郿坞大庆三天,迎接平儿回家。”董卓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,相国。”

    董杭撇撇嘴,也就是说我已经成了多余的了?

    “父相,我这次回来,你变化可有点大啊,这压根就没我什么事了。”董杭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瞧你,都这么大人了,你连你儿子的醋也吃。你说你回来。我能不高兴吗?”董卓现在说话都很随意了,因为在他的心里,董杭已经成长到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地步。

    所以父子间,哪还有那么多的客套话。

    “行吧,不是我说你,你有空啊,就多逗逗你的孙子孙女玩,还有那些大臣,整天没事找事的,多大点的事也能议个好几天。”董杭撇撇嘴,他觉得,等他打完仗,回来要提高提高朝廷的办事效率,你们的效率太慢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王允要请曹操入京的事。”董卓坐了下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提出来了,估计又是王允的制衡,不过由他们提出来倒是好了,我察曹操的心思,若我请他入京,他只会推拖,他要等的,就是百官公卿来请他。”董杭想着便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,曹操此人可不简单。”董卓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父相放心吧,这一切都是我们计划之中的,从曹操放弃兖豫二州,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那一刻起,我们就已经预料到了曹操的打算,一切等曹操入京后再说。”董杭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他了,兖豫二州的情况怎么样?”董卓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军和樊稠军的合军之势被孙策所阻。”

    董卓眉头一皱,因为这军报还没有送达这里。

    “不过父相放心,孙策有另立的打算,而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稳固后方,三个月后,兵围袁术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另立的打算,想当年他爹孙坚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相何必再说当年,我们现在用的着他,孙策若自立,袁术后院起火,他军自乱。另外,我已派人潜入寿春,散布谣言,说袁术,天命归于袁氏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,你怎么能这样做?你这不是促成他称帝吗,若袁术称帝,我们手中的天子……”

    董卓猛的站起!

    “父相放心,民心在我们这里,谁敢掘大汉王朝的墓,他就会成为陪葬品。再说,我们就算答应他称帝,天下会答应吗?忠于大汉的文武会答应吗?他死的会更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董卓其实说着说着就没有说了,他是什么样的人,这些理他是能想的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若他敢称帝,他手下那些忠于大汉的文武就该走了,那些忠于大汉的士兵,就该走了。”董卓缓缓的坐下。

    “那父相,即如此就把江东之地许给孙策,到时候,保证让袁术完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就让李儒以天子的名义下诏。由你带去前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董杭笑道,他正是要加速袁术的灭亡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丫头呢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现在可威风了,在豫州之战中,可圈可点,你为她骄傲吧。”董杭站了起来,就准备回他的西院了。

    下午时光,你接着享乐去吧,我也回看看大家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她还真有当女将军的风范,要是她婆婆和她的爹娘都在,该有多好啊。”董卓说了一句以后,也站了起来,他还真要回内院了。

    不过估计他也睡不着的……

    西院,随着吴忧回来,后又有何美妾把正哭着的董奇和董平带了回来,大家终于把董杭给盼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

    董杭微微一笑,这都是成就啊,大乔小乔,甄家姐妹,还有何妾孙妾,从屋中还能听到小孩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然,吴忧也不在这里,她正抱着董雪,董雪在吴忧的怀中,正笑着。

    有一滴泪,落在了董雪的额头之上。

    长安,杨府。

    杨彪回到了家中,听到了杨修的读书之声。

    杨修初出茅庐,他刚参加了月旦评,似有感悟。

    杨德祖少时就天资聪慧,这次更是独占鳌头。

    发觉杨彪走进了书房,杨修站了起来,这全身都是一种傲气。

    杨彪就看着他的儿子,只是这心中的阴霾总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

    杨彪点点头,缓缓坐下。而杨修看杨彪眉头紧锁,便问道:

    “爹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一些朝堂上的事,你不知道的好。”杨彪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能让爹都心烦的朝堂事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。”杨彪猛的断喝,杨修猛的一怔,急忙住口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能抱动你吗?你还往他身上扑。”董卓悻悻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心疼啊,就像心疼董白一样,而董奇董平比那些小孩都大,可是在董卓身边长大的。

    “董相,我带他们去西院。”何美妾从董卓手中接过了两个小孩,就只有董杭,早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由董卓带吧,反正在权势登峰造极之后,他也喜欢逗孙子孙女玩。

    而这哭喊声终于远去,连女婢们也跟着去了,现在在郿坞什么最大,当然就是小公子和小小姐们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随着这些小孩的降生,郿坞那压抑的气氛也消失不见,哪怕有小孩的哭闹声,那也是高兴的氛围。

    没看到董卓最近都不发火了吗?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相国。”大堂的女姬行礼。

    “传命,郿坞大庆三天,迎接平儿回家。”董卓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,相国。”

    董杭撇撇嘴,也就是说我已经成了多余的了?

    “父相,我这次回来,你变化可有点大啊,这压根就没我什么事了。”董杭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瞧你,都这么大人了,你连你儿子的醋也吃。你说你回来。我能不高兴吗?”董卓现在说话都很随意了,因为在他的心里,董杭已经成长到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地步。

    所以父子间,哪还有那么多的客套话。

    “行吧,不是我说你,你有空啊,就多逗逗你的孙子孙女玩,还有那些大臣,整天没事找事的,多大点的事也能议个好几天。”董杭撇撇嘴,他觉得,等他打完仗,回来要提高提高朝廷的办事效率,你们的效率太慢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王允要请曹操入京的事。”董卓坐了下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提出来了,估计又是王允的制衡,不过由他们提出来倒是好了,我察曹操的心思,若我请他入京,他只会推拖,他要等的,就是百官公卿来请他。”董杭想着便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,曹操此人可不简单。”董卓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父相放心吧,这一切都是我们计划之中的,从曹操放弃兖豫二州,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那一刻起,我们就已经预料到了曹操的打算,一切等曹操入京后再说。”董杭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他了,兖豫二州的情况怎么样?”董卓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军和樊稠军的合军之势被孙策所阻。”

    董卓眉头一皱,因为这军报还没有送达这里。

    “不过父相放心,孙策有另立的打算,而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稳固后方,三个月后,兵围袁术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另立的打算,想当年他爹孙坚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相何必再说当年,我们现在用的着他,孙策若自立,袁术后院起火,他军自乱。另外,我已派人潜入寿春,散布谣言,说袁术,天命归于袁氏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,你怎么能这样做?你这不是促成他称帝吗,若袁术称帝,我们手中的天子……”

    董卓猛的站起!

    “父相放心,民心在我们这里,谁敢掘大汉王朝的墓,他就会成为陪葬品。再说,我们就算答应他称帝,天下会答应吗?忠于大汉的文武会答应吗?他死的会更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董卓其实说着说着就没有说了,他是什么样的人,这些理他是能想的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若他敢称帝,他手下那些忠于大汉的文武就该走了,那些忠于大汉的士兵,就该走了。”董卓缓缓的坐下。

    “那父相,即如此就把江东之地许给孙策,到时候,保证让袁术完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就让李儒以天子的名义下诏。由你带去前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董杭笑道,他正是要加速袁术的灭亡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丫头呢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现在可威风了,在豫州之战中,可圈可点,你为她骄傲吧。”董杭站了起来,就准备回他的西院了。

    下午时光,你接着享乐去吧,我也回看看大家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她还真有当女将军的风范,要是她婆婆和她的爹娘都在,该有多好啊。”董卓说了一句以后,也站了起来,他还真要回内院了。

    不过估计他也睡不着的……

    西院,随着吴忧回来,后又有何美妾把正哭着的董奇和董平带了回来,大家终于把董杭给盼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

    董杭微微一笑,这都是成就啊,大乔小乔,甄家姐妹,还有何妾孙妾,从屋中还能听到小孩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然,吴忧也不在这里,她正抱着董雪,董雪在吴忧的怀中,正笑着。

    有一滴泪,落在了董雪的额头之上。

    长安,杨府。

    杨彪回到了家中,听到了杨修的读书之声。

    杨修初出茅庐,他刚参加了月旦评,似有感悟。

    杨德祖少时就天资聪慧,这次更是独占鳌头。

    发觉杨彪走进了书房,杨修站了起来,这全身都是一种傲气。

    杨彪就看着他的儿子,只是这心中的阴霾总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

    杨彪点点头,缓缓坐下。而杨修看杨彪眉头紧锁,便问道:

    “爹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一些朝堂上的事,你不知道的好。”杨彪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能让爹都心烦的朝堂事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。”杨彪猛的断喝,杨修猛的一怔,急忙住口。

    “丫头现在可威风了,在豫州之战中,可圈可点,你为她骄傲吧。”董杭站了起来,就准备回他的西院了。

    下午时光,你接着享乐去吧,我也回看看大家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她还真有当女将军的风范,要是她婆婆和她的爹娘都在,该有多好啊。”董卓说了一句以后,也站了起来,他还真要回内院了。

    不过估计他也睡不着的……

    西院,随着吴忧回来,后又有何美妾把正哭着的董奇和董平带了回来,大家终于把董杭给盼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

    董杭微微一笑,这都是成就啊,大乔小乔,甄家姐妹,还有何妾孙妾,从屋中还能听到小孩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然,吴忧也不在这里,她正抱着董雪,董雪在吴忧的怀中,正笑着。

    有一滴泪,落在了董雪的额头之上。

    长安,杨府。

    杨彪回到了家中,听到了杨修的读书之声。

    杨修初出茅庐,他刚参加了月旦评,似有感悟。

    杨德祖少时就天资聪慧,这次更是独占鳌头。

    发觉杨彪走进了书房,杨修站了起来,这全身都是一种傲气。

    杨彪就看着他的儿子,只是这心中的阴霾总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

    杨彪点点头,缓缓坐下。而杨修看杨彪眉头紧锁,便问道:

    “爹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一些朝堂上的事,你不知道的好。”杨彪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能让爹都心烦的朝堂事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。”杨彪猛的断喝,杨修猛的一怔,急忙住口。

    杨彪点点头,缓缓坐下。而杨修看杨彪眉头紧锁,便问道:

    “爹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一些朝堂上的事,你不知道的好。”杨彪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能让爹都心烦的朝堂事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。”杨彪猛的断喝,杨修猛的一怔,急忙住口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