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顶点中文 > 圣宠天下:倾城狐姬太诱人 > 第192章 决战(下)——尹枫之逝
    抽出寒凌带,映雪目光冰冷而嗜血。飞身而上,身体形成一条直线,如光一般,发出莹莹的光彩,带着‘呼呼’的气流,迎面攻击。

    “咯咯黄毛小儿,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阴毒一笑,阮灏天周身骤然形成一股黑色的罩气,竟把方圆十里的雪瞬间融化。

    “彭!”

    映雪的攻击和阮灏天的罩气猛烈的冲击在一起,霎时间,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“呃靠”正在和无数怨灵战斗的众人,突感一阵的地动山摇,原本莫哲轩正在得意的以一对四,扮酷耍帅,好不得意。虽然没有观众观看,但并不影响他发春似的抛媚眼。突然他脚下一个不慎,就被那三个怨灵前后左右的夹击,要不是仗着修为高深,他早就魂埋此处了。

    “哲轩!速战速决!”映雪不用想都知道他在做什么,抽出空来,头也不回的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咧,遵命!”莫哲轩接到命令,二话没说,出手瞬间狠辣无情,坚决执行映雪的话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变得嗜血无情的目光,看的人心中直发憷。

    “跟本尊战斗,居然还分心!不可原谅!”尖声怒吼,阮灏天突发猛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彭彭彭!”一个又一个的黑色雾气掷向映雪,一时间黑雾弥漫。

    “雪儿!”

    该死的!灵儿等人心中直骂娘,黑雾里隐约中可以看到映雪快速闪动的身姿。尽管一个个的都想上去帮忙,可奈何这些怨灵实在难缠,有些有点道行的怨灵,打散了还能聚合起来,十分的棘手。

    冷梦蝶躲在暗处,看着黑雾中躲闪的红衣,心中大快,想想现在自己的处境,在想想这个小贱人美男环绕三界至尊的地位,她的心就越发的扭曲。突然她的目光一闪,紧紧的盯着黑雾中的战斗,眼露惊喜。

    映雪没有看到,灵儿等人也没有注意到。正在战斗的她,身后突然出现一黑色团体,不是黑雾,而是怨灵!猛然那个怨灵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映雪的身后,等映雪发觉已然晚了,她的动作都被阮灏天牵制,她根本没有能力转身杀掉身后的怨灵。

    “喂!凌烨玄你!”

    在这危急时刻,在暗处的冷梦蝶突感一阵急速的风吹过,定睛一看,正是凌烨玄。只见他不要命的冲进了黑雾,以极快的速度飞身而上,挡住了那怨灵的袭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惨叫,只见凌烨玄面色痛苦而狰狞,浑身迅速腐烂,在几秒之内就成为了一具骨架。

    仅仅是几秒,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变成了副骨架,皮肉生生被侵蚀,那种痛苦光想想就不寒而栗。可就算是这样,在他死的那一刻,双眼还在紧盯着映雪的面容,那眼中的深意映雪明白。

    他在赎罪,他求解脱……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在映雪呆愣的这几秒内,阮灏天突然出手,一掌挥过,直把映雪击出十米之外。

    “雪儿!”

    灵儿等人大怒,瞬间爆发,纷纷冲向空中的阮灏天。

    尽管天上在下雪,可却一点月光都没有,黑沉沉的,带着呼呼的风声,十分的诡异。今夜是阴气最重的一夜,对于阮灏天来说更是百年不遇的大好时机,他一边吸收着源源不断的黑暗力量,一边同众人交手。

    奈何,就算是夜羽萧莫哲轩这等修为高深的人,也挺不住阮灏天的攻击。他是万年怨灵!今夜又是阴气最重的一夜,这场战自然是不好打。

    空中只剩下凌风一人对战,看着凌风虎虎生威的架势,映雪心中了然,他这是带着强烈的恨意去战。要知道一个人的能力不能光看表面,有时候在不得已期间,潜力被激发出来也是非常强悍的。很显然,凌风此刻的潜力就被完全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彭彭彭!”

    空中的两人战况越来越激烈,凌风墨发凌乱,皮袍狼狈,双目赤红,此刻的他如同豹子一般,野性被全部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噗……”

    无力从高空坠下,凌风喉中喷出一股血色,喷洒整个夜空,眼里的恨意与不甘是那样的明显。奈何就算是超能力发挥,凌风也只能在阮灏天手下过上不到十招,终是惨败。

    顾不得他,映雪撑起身子,飞身而上,接下坠落的凌风,血红的双眸紧盯着凌风,冷声道:“阮灏天最终是要死在我的手上!你不要插手!”说着不管对方什么反应,便又冲上前去对战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无知小儿,到了现在还不承认吗,本尊才是这天地间的霸主!劝你识相点,把三界令牌交出来,本尊就大发慈悲给你们个全尸。”阮灏天张狂的笑着,清秀的面容,尽是得意的狠辣。

    “哼!废话少说!看招!”

    映雪挥舞着寒凌带,如毒蛇一般灵动却带有强烈的攻击力。心知要想赢眼前之人,只能出其不意,一击必成。

    她暗暗调动全身的内息,衣衫鼓鼓,风刃飞舞,刮破她如雪的容颜,留下一丝蜿蜒,红发舞动,目光冰渊,冰冷中带着致命的魅惑。

    青筋鼓起,映雪全身的内力调到丹田,震天一吼:“阮灏天,去死吧!”

    强大的红色气团掷出,让周围的众人皆感到压力,那种压力是从心底深处传出来的,周围所有的怨灵在一瞬间被红色的光芒笼罩,消失。阮灏天就看着这股气团向自己快速的飞来,想要躲闪才猛然发觉,自己依然被逼到死角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阮灏天目光一瞥,厉光一闪,双手成爪,黑色的漩涡突显。冷梦蝶正在一旁看着好戏,突感一阵强大的吸力把自己卷向战场。任凭她怎样躲避都躲不开,抬头一看,一股极具压迫力的红色气团袭来,脑中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只觉得身体各处的骨骼都被一阵的碾压,剧烈的疼痛像是身体被重组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尖声的惨叫,响彻整个夜空。在临死之前,冷梦蝶撇到了阮灏天眼中的不屑与厌恶。原来,自始自终都是她一个人在自鸣得意……

    眼看着冷梦蝶在众人面前炸成碎片,映雪眸中闪过一丝绝望,她现在浑身脱力,内力干枯,根本就没有一点的战斗力。原本掷向阮灏天的攻击被冷梦蝶所挡,这是天意吗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该本尊了!你这三界至尊该活到头了!”破锣一般干哑刺耳的笑着,抬起右手,作势就要攻击向下坠落的映雪。

    “雪儿!”

    “雪儿!”

    “雪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小雪雪!”

    “不!”……

    无数的声音在映雪的耳边回荡,那惊恐近乎绝望的声音让她心中微抽,对不起了,她这回恐怕真的要死在这里了……

    血……鲜红的血,漫天飞舞,妖艳醒目。她的面前,突然出现一面庞,紧紧的抱住她。那温和如玉的面孔,此刻却惨白一片,忽而温柔一笑,薄唇微启,轻轻的呢喃着:“雪儿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彭!”的一声坠地,映雪愣愣的看着身下的男人,纯白的华服被染成血红,丹田之处一个大洞赫然明显,他目光涣散,面色惨白,冷汗直流,可尽管这样,还是微微勾起一丝不含杂质的笑容。在这个夜,是那样的温暖……

    “不!不!不!”猛烈的摇着头,血泪瞬间流下,映雪扑到尹枫的身上,急切的晃动着:“不!尹枫!不!不要死,不要死!为什么,为什么要挡住!”

    没有想到,真的没有想到,在生死一瞬,冲上来挡住致命攻击的,是这个一直以来,就默默在她的身后跟随着的尹枫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傻瓜……因为,因为我爱你啊……一直以来,我都……努力做到最好,让,让你放心的……去做任何事……为你,为你付出,已是我的……习惯……我爱雪儿……很爱很爱……如果可以为雪儿奉献最后……那,那就是我的……生命……我不后悔……真的……不后悔……这,这是我,我的选择……我爱雪儿……深入,深入骨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呜呜……不要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雪儿……我要说……这是我最,最后一次,最后一次的机会……雪儿……如果……如果有下一世……你……会不会……爱上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呜呜呜……尹枫……呜呜……对不起,我不死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咳咳……不重要了……我,我知道……在你的心里,永远,只有……他……但是……尽管这样……我也不后悔……雪儿……如果有下一世……我还要……还要……用我的生命……去……去……守,守护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不!”血泪落下,震破天地的喊声,映雪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尹枫,他在笑,在最后一刻他还是笑着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好傻,你好傻……尹枫,对不起……子轩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凌乱的语句,轻喃的声音,就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,紧紧的抱着,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,心中的愧疚快要让她窒息。

    在他逝的那一刻,脑海中突然出现在梦中子轩死的那一刻。虽然她不知道子轩是不是真有其人,可梦中真实的场景,还是让她记忆铭心。现在,尹枫走了,和子轩死的同样惨烈。低头看去,那苍白俊秀的容颜,那眸中无悔的深情,以及最后定格在他嘴边如同圣洁的冰莲盛开的笑容,皆让她疯狂……

    慢慢的,映雪发觉怀中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变轻。尹枫的身子慢慢变得透明,映雪颤抖着手,把他空洞的眸中合上,血泪滴在他苍白的脸上,随着他身子的透明慢慢消失,这,是她最后唯一能够给他的东西。她知道他活不了了,永远也活不了了。那丹田的大洞打破了他的妖魂,他将永远的消失……

    灵儿等人皆沉默的看着这一刻,眼眶通红,心中百感交集。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密不可分了呢?一路走来,到了现在才发觉,每一个人都是那般的重要,他们的挚友,永远的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沉默的,悲悸的,空气中多了份凝重与悲伤,让这个夜空更加沉重。

    看着凌风完全消散在空中,映雪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悲悸与愤怒,猛地起身,滔天的恨意喷涌而出:“阮灏天!我冷映雪起誓,生生世世你将活在阿鼻地狱中,永世折磨,永不解脱!”

    强烈的恨意的驱使下,映雪浑身上下都带着死亡的阴暗,阮灏天瞳孔瞬间一缩,心中闪过丝恐惧,这样的映雪,让他不自觉的害怕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的,映雪缓步的走上前去,每一步都走在阮灏天的心尖上:“阮灏天!你下地狱吧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映雪仰天长吼,霎时间,天地一阵的倒漩,如同盘古未开天辟地的时刻一般,一片的混沌,说不清是黑是白。

    所有的黑暗,急剧的被映雪吸入,快的让人阻止不了。阮灏天震惊了,他发现他的法力一点都使不上了。黑暗,他的黑暗之神抛弃了他!

    “啊!”愤怒的吼着,似是发泄一切的恨意。在一片混沌的世界里,映雪苍白的双手伸出,在众人万分震惊的目光下,徒手撕裂了一空间,从那空间里出来一只只恐怖的干枯的手,万分的吓人。只见那手皆向阮灏天奔去。

    阮灏天惊恐的躲避着,怎么会,怎么会?他的法力呢!他的万年的修为呢?

    脚下被只手紧紧的抓住,阮灏天晃动着,却怎么样躲不开。怎么会这样?他是魂体啊!为什么会被实实在在的抓住?

    身子一点一点的往下陷,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,恐惧,对死亡的恐惧再一次的笼罩他。他要被带到哪里?阿鼻地狱吗?

    “不!不!不!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震天的惨叫消失,在眨眼间天地恢复原样。地平线上,初升的阳光慢慢挥洒着,如同墨色一般,在广阔的天空中肆意的画纵。

    狂风暴雪已然停下,阳光打在洁白的雪地上,那纯白的雪,金色的光,折射出一副美丽的画面。

    映雪缓缓的走向众人,环视一周,最后定格在忆舞身上:“四姐……在百米之外还有三界大军,你去处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忆舞担忧的看了她一眼,随即点点头,缓步走出这片林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不用管我,我向一个人呆一会……”映雪看看其他人,轻声的说。

    “雪儿……”灵儿担忧的望着映雪,想要说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我想一个让人呆一会,你们不要跟着我……”说着映雪就走向林子深处。

    “雪儿!不要走!我们,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?”包含压抑痛苦的男声从映雪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映雪脚下微微一顿,压抑心中剧烈的痛楚,继续向前走,微风把映雪的话传到凌风耳边:“凌风……忘了我把……”

    凌风身子猛烈一晃,摇摇欲坠,忘了……她?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

    众人凝望映雪单薄的背影,直至她的身影消失,也不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雪儿呢?”快速回来的忆舞看着这个情况,心中突生不安。

    “雪儿说,她想一个人呆一会,尹枫死了,阮灏天也下了地狱,她现在心中一定很复杂。”灵儿忧伤的答着。

    忆舞大惊:“什么!糟了!她这是故意把我支开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众人心中猛然一跳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她的噬心咒的大限即到啊!”

    第193大结局

    初升的阳光暖暖的,雪渐渐的融化,狂风不再,一切都是欣欣向荣。可阳光的温暖却暖不了映雪的心,她拒绝了凌风。不是不爱,她这一生都只爱凌风,就算是在极恨的情况下,她也对凌风下不了杀手。之所以拒绝,是因为她知道,她的大限到了……

    为了把阮灏天送下地狱,她同黑暗之神做了交易,付出了仅有的生命。

    清颜居

    这里还是那么的宁静美丽,一点都没有改变。这是她心中唯一的净土,也是她在妖界所有回忆的终点。她要在这里长眠,永远的活在宁静的美好里。她太累了,时间的恩恩怨怨她已经不想去考虑,活了两世,够了!真的够了!

    缓缓的坐在寒潭边,挑眼望去那一片血红张扬的红玫瑰,微风吹过,花香四溢。

    很奇怪,她现在已经不再痛了,心脏那里已经没有感觉了,麻木!对就是麻木!映雪讽刺一笑,原来痛的极致是麻木……

    真奇怪,阳光明明才升起,怎么就这么刺眼呢。映雪无力的眯了眯眼睛,脑中一幕幕放映的,是母皇是大姐是灵儿是尹枫是凌风是莫哲轩是夜羽萧……原来,在这个世界里,她收获了这么多的感情。她在回忆着,回忆着她与他们(她们)的一点一滴,美好的欢快的悲伤的无助的痛苦的……

    都说人死之前,总是会回忆过往,这话果真没错。身子渐渐无力,‘扑通’一声,映雪无力的倒在寒潭里虚弱的睁开眼睛,漫天的红玫瑰花瓣飞舞,好看极了。

    轻轻一笑,映雪眼中是解脱,是的,她终于要解脱了。总以为生艰难死容易,到了这一刻,她才知道原来死亡是这般的艰难,这两世她活得真的很累。作为总裁的责任,作为皇女的责任,把她压得很沉重。渐渐的她的本性慢慢被磨灭,戴上面具,伪装示人。可时间一长,伪装似乎也变成了真实。到了最后什么是真,什么又是假,谁又能说的清呢?

    慢慢的合上眼,映雪感觉自己的知觉越来越浅薄,好困,好想睡一觉。

    “雪!不许死!我不会让你死的!”

    轻轻勾起嘴角,真是的,他们果然跟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雪儿!不要!雪儿,不要扔下我啊!”

    对不起,灵儿,你是我在这一世最珍贵的朋友……

    “小雪雪……你不准死!就算你死了也逃不出我的手心,谁说本大爷就不敢奸尸?”

    呵……这个妖孽,到了现在也没个正形……

    “雪儿……不要……雪儿!我永远都忘不了你啊!”

    哦,是凌风……对不起,她真的好困,下一世,如果她还有下一世,如果你还爱着我,那我们就再续前缘吧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冲到寒潭旁,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漫天的红玫瑰花瓣飞舞,寒池里映雪微微勾着嘴角,表情祥和,周身的池水皆被映雪身上流出的鲜血染红。微风吹过,花瓣落在池水,说不清是鲜血染红了玫瑰,还是玫瑰染红了池水。

    美,好美……华丽而又凄美。众人看着池中的映雪一点一点的化为了玉像,从脚开始,慢慢的整个身子都变成了一尊美丽的玉像,阳光下,鲜血里,花瓣中,构成了一副美丽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雪,雪儿……”凌风愣愣的走上前去,颤抖着手轻抚着玉像,眼泪一滴一滴的滴落。“你是这么的美丽,雪儿,就算是逝,也是这般的美丽。你不是一尊石像,而是一尊极美的玉像。雪儿,你的表情是这样的安宁,你是像解脱吧,毕竟比活的太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雪儿,现在回想起来,我们之间居然有这么多的回忆。一幕幕的刻在我的灵魂上。你让我忘了,可是我怎么能够忘记?你是我此生最爱的女子啊!雪儿,我不会靠着这些回忆度过我的下半生,我也不会去找其他的女人。雪儿,就让我和你一起吧,一起解脱。天涯海角,你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凌风!你疯了!你可是皇帝啊!你有你的责任!”灵儿大惊,慌忙的说。

    凌风并没有回头,只是细细的看着映雪的玉像,带着无悔的淡笑:“责任?责任怎么能比的上雪儿?曾经,我为了皇位,为了仇恨,放弃了很多很多。这回,我不想为了责任放弃雪儿,如今的我,心中只装的下她。至于皇位,我相信四弟他会做的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落,突然的一阵风起云涌,天空陡然洒下一片金黄,抬头惊愕看去。天空之上,居然有一穿着白衣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凌风皱眉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希望这个女子醒过来吗?”那老者淡笑的说着。

    他的话,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能让雪儿活过来吗?”

    那老者摇摇头,道:“冷映雪是否能活,取决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凌风急切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三世情缘,你和冷映雪共经历了三世情缘。你是不记得了,今生已是第三世。当初的冷映雪是天上最美丽的玫瑰仙子,‘骁骑令’是她身份的象征,寒凌带是她随身的武器,她有着无人能比的容颜与法力。可是她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那就是爱上了一个人类,凌风,就是你!当初的你,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偶然一次走入迷失森林,那是玫瑰仙子在人界玩耍的地方。你们一见钟情,却很快被天庭知道,人仙怎可相恋?你们便于天庭定下个赌约,相遇三生仇恨三世,即使相爱,却只可相爱一世。”

    老者的话,让在场的众人都惊到了。三世情缘?赌约!

    忆舞挑了挑眉头,并无惊讶。是的,她知道!她知道雪儿的不凡,她除了能够读懂人心,便是有预知能力,在那个夜晚。她预知到了两件事,也是她只能预知的两件事。一个就是妖界狐族的几乎灭族性的战斗,在那一晚,她知道了母皇的死,知道了大姐的死,知道五妹的死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,便是雪儿会变成一具玉像,也就是今日这个场景。所以她不惊讶。她知道,却不能说,因为这是天机!曾经她对凌风是那般的恨,就是因为她看到了未来,看到了那个男子带领修真人杀了她的亲人。可后来她明白了,这是天意,不管她如何的预防,也改变不了一切。所以她冷漠,她对于一切都无所谓,她把所以的痛都压在心底,一遍又一遍的让自己变得麻木。

    她的痛,她的苦,无人能知,至少是在遇见他之前。好在苍天有眼,她遇到了那个男子,那个面冷心热的男子,那个知晓她痛的男子。他就是南宫飒。

    凌风惊愕的听着这一切,难怪他在第一眼看到雪儿的时候,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,原来他们在前世就已相识。

    “在第二世,你是一个将军,她是一大臣的女儿,舞倾城。你们两家是世代的仇人,你们从最初的不相识到相知到相爱,在当时,舞家的女儿都要进宫为后,而你则要娶番邦公主,已结两国友好。你们的爱情,没有一个人赞同,可依旧突破一切,执着相爱。最后你们纷纷跳崖殉情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世,也就是今生。你们一个是修真人,一个是狐妖,原本世代的仇人,却相爱了,老夫不得不说,你们的爱情令人感动。在今生,冷映雪的魂魄一分为二,一半在这里,另一半在另一个空间生存。所以在另一半魂魄归来之前,她是一神志不清的痴儿。在这三世里,假如你们之间有任何一人背叛对方,或是不在爱对方,那么依照赌约,你们将会魂飞魄散。这三世,你们都闯过来了,事实证明,你们谁也没有抛弃对方,尽管你们之间隔着仇恨,却也无法成为你们的阻碍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说,雪儿没有抛弃我,雪儿她还是爱我的?”从没有这一刻,凌风感觉到如此的激动。

    老者点点头,道:“她的心中依旧是你,哪怕那颗小草为她付出了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草?”莫哲轩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轻叹一声,老者道:“在玫瑰仙子没有爱上人类之前,她的身边一直跟着一精灵,那精灵曾是玫瑰仙子座下的一颗小草。玫瑰仙子转世后,他毅然的和仙子一起转世。他就是尹枫。在第二世,他是你的好兄弟,最终的结局也是为仙子而死……”

    震撼,这一刻,众人皆感到震撼!三生三世的爱恋也许会让人动容,但是三生三世的守护,就足以让人震撼了。尹枫……那个如沐清风的男子……

    “他,还会回来吗?”灵儿开口问,尽管她知道希望渺茫。

    老者柔光一闪,道:“会的!总有一天会的!如今的他已经回归本体,本就蕴含慧根,苏醒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!凌风,该是你抉择的时候了。”老者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抉择?”

    “对!抉择,如果你此刻放弃了对仙子的爱,那么仙子马上就会清醒,并且回到天庭。如果你依然不放弃,那么仙子什么时候清醒,就要靠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凌风满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你要用你的真心感动,也许有朝一日,仙子就会苏醒。不过那是,仙子再也不能回归天庭,你们的爱情,也只能是这一世,一世过后……魂灭情灭……这是你们当初的赌约。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众人皆吸了口冷气,不约而同的望向凌风,他要如何抉择?

    微微一愣,凌风随即轻笑,低头抚摸着映雪的玉像,轻喃的说:“不管是一世也好,两世也好,我都只爱雪儿。让我放弃,不可能。我想雪儿也是这样想的。我们依旧坚守我们的爱情,哪怕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好吧……老夫就知道你的答案是这个,既然如此,那么老夫也不变多说,你好自为之……”老者轻轻一叹,眸中带着欣慰与释然。

    他是玫瑰仙子的师傅,他看着玫瑰仙子从一颗普通的红玫瑰渐渐转变,就像是一名父亲看着女儿成长的道路。当初他们之间相爱,自己也是不同意,现在想来,一切倒也是天意。三世过去了,他们依旧不离不弃,常言道:相爱容易相守难,能够走到这步,他应该祝福他们吧……

    四年后……

    清颜居

    一切都没有变,这里依旧是一处世外桃源。袅袅的琴音缭绕,伴随着鸟语花香。阳光下,一白衣男子静静的坐在案上,白玉般的手在琴弦上跳动,微风吹过,白衣墨发,一幅绝美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抬起星眸,眼中尽是温柔,如雕刻版俊美的容颜,让人看上一眼就自惭形愧。他直视前方红玫瑰林处,在那里,静静的矗立在一尊玉像,那是个女人的玉像,宛若桃花的面容,柔美安宁的微笑,细腻的表情,让人不由惊叹此女子的美好。

    他是凌风,她是映雪……

    “雪儿……四年了……每天你都在吸收着天地灵气,该醒了……”凌风柔柔的看着映雪的玉像,语气万分的眷念深情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就只听‘啪啪’的几声,原本无暇的玉像,渐渐的破裂,一缕魂魄飘出,霎时间,周围的红玫瑰花精气,瞬间涌向那缕魂魄。花舞之中,一女子的身形渐渐展现,灵动的凤眸,玲珑的鼻子,樱桃的嘴,小巧的鹅蛋脸,不经意间的魅惑。阳光打在她身上,似梦似幻。

    “雪,雪儿……”凌风张大嘴,万分惊喜的看着前方的人影。四年了!每一天,每一刻的等待都像是煎熬,可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,他突然发觉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雪儿,他的雪儿,终于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阳光下,漫天舞动的红玫瑰里,两个人相视一笑,那是思念爱意深情的笑。微风飘过,几片花瓣涤荡在寒潭里,荡起层层波纹。
    
    《圣宠天下:倾城狐姬太诱人》来源:https://www.xiaoshuo3.net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