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顶点中文 > 试婚一百天:老公送上门 > 第432章 【大结局】你想不想,再跟我结一次婚?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xiaoshuo3.net
    
    最快更新试婚一百天:老公送上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这句话说完,四周诡异的在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向恒啪一声把手里的酒杯放下,走过去抓了她的肩膀,眼眸阴沉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什么叫你没几天好活?”

    “唔,你弄疼我了,松手……”肩膀上的力道很大,凌浅沫不适的皱着眉。

    向恒非但没放,反而更加用力,只想掐醒眼前的女人,“说清楚,到底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我得了骨髓癌啊,还是晚起啊。”凌浅沫用力打掉向恒的手,笑着吼了一嗓子,眼角有水光浮现,“是报应,对不对。连老天都看不惯我,害死自己的亲人,所以让我也得了和爷爷一样的病。”

    四周安静得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个明显喝醉了,却又显得异常清醒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医院。”向恒红着眼睛过来抱她。

    “走开,你别碰我。”凌浅沫一把打掉他的手,推拒的往后退了好几步,“我不去医院,我才不要去医院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沫……”

    向恒还想上前,胳膊忽然被抓住,他这才反应过来,四周围的安静似乎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回头时,就看见一身西装的男人缓缓走来,脸上温平淡漠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向恒瞬间挣脱黎南的牵制,上去就是一拳,“叶梓安,你这个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有生以来的第一次,他抑制不住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向恒此刻恨毒了眼前的这个的男人,可是他更恨自己。

    他恨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看透自己的心,否则怎么会发生接下来这许多的事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都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叶梓安不闪不避的挨了他一拳,却在他想要再动手时,反手便是一拳将向恒打得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浅浅……”

    凌浅沫迷迷糊糊的抬头,高大英挺的男人已经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她有些疑惑的扎眼,伸手想要去戳时,忽然觉得鼻头下有些痒,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她反手抹了一下,手背上鲜红的全是血渍。

    “浅浅……”男人低呼一声,扑过来一把将她打横抱起,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凌浅沫在他怀里,意识渐渐模糊,脑袋一下一下磕在他的肩膀上,口中喃喃,“叶梓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死了……我们就两清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大步往外走,步伐急促却沉稳,“我不会让你有事,你这辈子也都别想再摆脱我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因为受不了舆论的巨大压力,以及无数网民和记者的骚扰,夏雪樱在医院的厕所里割腕自杀了。

    她自杀的当天夜里,霍安深在监狱里用囚服的裤子打了个结,在窗栏上上吊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消息,凌浅沫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。

    江铭昊穿着隔离服坐在旁边给她削苹果,安安小心的侧躺在她身边,小手抱着她的脸蛋,睡得沉静而安稳。

    “小沫,你这次实在是太任性了。”她得了癌症,却瞒着他们所有人。

    凌浅沫讨好的笑,本来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谁知道居然也能雨过天晴,一时也忍不住有些唏嘘,“我现在不是没事吗?”

    是,幸好有叶梓安早一步发现,派人满世界的找合适的骨髓,还运气好的找到了,否则他现在就只能对着墓碑说话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江铭昊就有些气愤难平,“说起来,你和叶梓安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……”是叶梓安救了她的事,在她醒来的第一天他就告诉了她,可是那又如何,“除非我爷爷死而复生,否则我和他……终究是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安呢,你也不管了?不管怎么说,叶梓安终究是她的亲生父亲。”

    之前夏雪樱到学校找安安,什么都没做就只是给了安安一份早餐。老师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,所以让江家的人留了个心眼。果然发现她去做亲子鉴定,于是顺水推舟让医院的人给了她一份她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但其实,安安的确是她和叶梓安的女儿,这一点根本无法磨灭。

    可是又能如何呢,爷爷养育了她二十多年,她无法为他尽孝,至少也要和害死他的仇人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这是她唯一能做的,也是她唯一的执念。

    江铭昊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有些古怪,半晌后才看着她道,“如果我跟你说,爷爷或许真的有可能还活着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在跟我开玩笑吗?”如果爷爷没有死,那她做这一切的意义何在?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你还是当面问叶梓安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再见到叶梓安,男人看起来有些憔悴,没有了平日的风度翩翩,甚至显得有些落魄。

    “我哥说,爷爷还活着,是不是真的?”她半分也不愿拖延,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叶梓安笑了一下,笑容很轻,她打电话,说想要见他,他去国外出差十几天,几乎没怎么休息,刚下飞机就风尘仆仆赶过来,可她关心的,却永远是除她之外的所有人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当初那样的情形,如果强行手术,万一夏雪樱死在手术台上,你的案子只会更麻烦。所以我私自决定冒险用医生提议的新方案,却不知道能不能行,所以谁都没说。之后,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叶梓安唇角的笑容变得有些讽刺,“我再想告诉你,已经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之后她为了报复,为了躲开,一直对他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凌浅沫的心,像是被什么攫住了一样,在这一瞬间痛彻心扉,“带我去见他,我想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……不行!”

    凌浅沫一下子坐起来,“为什么?你骗我?”

    话说完,她就有些后悔了。她知道的,他怎么可能骗她,尤其怎么可能拿爷爷的生死来骗她。

    果然,男人的脸色沉了沉,“爷爷手术后身体不好,一直在国外休养。你刚做完手术,身体还没恢复,根本没办法承受长途飞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的都知道了,应该也不想看见我了,我先走,等你身体好点,我来接你。”说完,起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,凌浅沫纤细的手指攥住被面,“叶梓安。”

    她想起来,她跟江铭昊说的那句话,紧紧闭了闭眼,然后再睁开,“你想不想,再跟我结一次婚?”

    男人的身体瞬间僵直,好半晌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……现在跟我求婚的话,我或许会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看见男人豁然转身,单膝跪地,然后伸手在西装裤兜里掏啊掏,掏啊掏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戒指呢??”他明明把以前给她定做的戒指,一直随身带着。

    扑哧,女人忽然笑了出来,明眸皓齿,“那看来我要再等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,放下了,就真的会雨过天晴。

    她很庆幸,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全书完)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